贪欢。

【巍澜】不及你 (甜饼)

设定:大战后,沈巍和赵云澜过上了平淡幸福小日子。

被巍澜甜到不行的我 忍不住摸鱼一把(∗ᵒ̶̶̷̀ω˂̶́∗)੭₎₎̊

  近来,特调处风平浪静。赵云澜清闲得快发霉了,每日瘫在特调出沙发掐点等着下班回家,跟自己沈美人卿卿我我。特调处众人实在看不下去自家处长咸鱼的模样,决定让自家处长放个小假期去去霉味。
   于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大家聚到一起,壮着胆子向赵云澜献策。大庆打了个先锋,化成猫身讨好的爬上赵云澜腿上,顺从的让他撸毛。祝红瞧着这赵云澜的表情温和了些,立马假装和林静聊天“诶,林静,我听说现在旅游业挺好的,报个团方便又便宜,这大好河山真想去逛逛啊~”边说还边扭着腰往赵云澜那儿偷瞄。赵·某专心撸猫·云澜突然一拍沙发,激动地大声嚷嚷“对啊,我可以去旅游啊”。特调处众人心中一动,小郭真诚的对赵云澜说:“对啊,对啊,苏州园林很好看的,我跟楚哥一起去玩的可开心了(*^ワ^*)”赵云澜用手挑起下巴,若有所思的摸了几下,立马当机立断,拎起外套套上就往外走,边走边嚷嚷着“我请几天假,你们给我好好工作”。特调处众人心下一松。
    赵云澜利索的给沈巍请好假,随手从衣柜里抽几件衣服装进行李箱 立马去龙城大学接自家美人。
     一路上急冲冲的,也不告诉沈巍干什么,就上路了。路上还对懵懵懂懂眨着无辜大眼睛的沈教授轻佻的抛了个媚眼,娇俏的说了句“宝贝儿,你这么急,是怕我对你做点什么吗~”“不……不是”然后沈教授的耳尖以一种可见的速度,立马撇过头不去看他。赵云澜看着低眉顺眼的沈巍被撩的恨不得当下就波一口,自家媳妇儿太撩人了怎么办,哎哟喂。
     赵云澜动用了些昆仑君的能力,很快就到达目的地了。沈巍看着收费站口显眼的苏州二字,便知晓赵云澜意思了。他对着赵云澜温柔一笑“怪我疏于关心,忘了你这些日子都快闷坏了。”赵云澜望着沈巍的眼眸,那世间只此一双的明眸此刻只有他一人倒映在其中。万年深情全付与他一人。赵云澜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住了。他不动声色的吞了口口水。
     这苏州园林雅致倒是雅致,赵云澜起初还兴冲冲的拉着沈巍满园里跑,没几分钟便觉得无趣了。眼巴巴的望着那些戴着小喇叭的导游穿梭于景点处,跟在身后的游客们兴致勃勃。赵云澜撇了撇嘴,心里暗暗骂起特调处众人“这什么破地方,还推荐我来玩,跟我堂堂赵处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哼”小澜孩委屈巴巴了。
      沈巍立马瞧出来了。他不禁失笑,随后又轻轻揉了揉赵云澜的头发说道“我给你讲解吧”赵云澜先是愣了会,稍后又一拍脑门“对啊,瞧我这人,我媳妇儿这活生生的大知识分子摆在这儿呢,嘿嘿~”沈巍羞得脸一红,然后清清嗓子,开始给赵云澜讲起了这园林的风水门道,雅致美观。
      赵云澜听得尽兴了。沈巍的嗓音干净温和,语气也是说不尽的温柔,听他讲得头头是道,把中国简史都快说完了,赵云澜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大宝了。那些戴着红红绿绿帽子的导游在赵云澜眼里不及沈巍讲的万分之一好。听着沈巍讲,赵云澜忽然觉得这苏州园林真是高雅不胜。
      他们走到了一处小巷里,沈巍一手轻轻衔着小巷旁的一支柳条,给赵云澜讲着这柳树的故事。此刻的沈巍穿着三件套西装,笔直的站着,认真讲解。赵云澜只觉得沈巍每次开口说话,嘴唇一开一合,都是在引诱他犯罪。他的沈教授此刻像极了下凡的美人儿,不,就是下凡的美人儿。赵云澜瞥见周围没有游客,立马把美人揽入怀中抵在树上偷了个香。
       沈巍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弄的不知所措,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的,勾的赵云澜失了魂。一吻毕了,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说不出的暧昧。赵云澜哑着嗓子,贴在沈巍耳边“宝贝儿,你太辣了,你老公我快把持不住了~”沈巍脸颊绯红,轻轻推开赵云澜,“云澜,别,别这样,我们在外面呢”赵云澜这个小妖精可不管不顾,作死的撩着沈巍。又是舔舔沈巍的耳廓,又是在人家颈窝里轻轻撕咬,又是双手在人家身上上下其手。绕是克制了一万年的斩魂使也禁不起心爱之人这样的撩拨。沈巍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却还是尚存一丝理智,他低哑着声音“云澜,别这样,你……不是……还想听……听我讲解吗”赵云澜停住了在沈巍身上乱啃乱咬的嘴,邪魅对着被撩拨得七荤八素的沈巍一笑“宝贝儿,这世间纵有名山大川,湖海星辰,但对我而言,皆不及你。”沈巍只觉得心神一颤。而后,便动用了异能,拦腰抱起赵云澜共赴春宵。
        事后,某被折腾过头的赵云澜乖顺的累倒在床上熟睡。沈巍用手指描摹着他的眉眼,眼里的温柔和宠溺满得几乎要溢出来,他轻叹“赵云澜,昆仑,于我而言,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为你守护这世间一万年,只为你的笑颜轻展。可是,我看了万年的风景,皆不及你。”



小透明写手在苏州苦兮兮游园的成果(•̀⌄•́)

劫2(MK)

  小学生文笔 慎入

  之前的账号无法登陆,注册了新账号。
  前文已放评论。

  “都说时间能抹去一切痕迹。为什么在我身上就不灵验了呢?”Kit苦笑着自言自语。
  
   今日的 Kit早已褪去当年的青涩与幼稚,在成熟世故的成人世界里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在曼谷医院有了一席之地。
    Kit变了。变得不苟言笑了。连酒窝都很少出现了。Kit也变成熟了,面对医院里那些悲欢离合,终于能坦然处之了。Kit唯一不变的是仍然还爱着那个人。
    医院里的同事都不懂Kit,明明看起来那么赤诚明亮的人,为什么却总是冷冰冰的。连那些爱八卦的小护士都不敢在Kit面前调笑。
    Kit原本以为自己的余生就应该如此昏暗度过,直到那个犹如阳光般耀眼的人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骨科头牌医生Kit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臭不要脸的患者。
    “姓名?”
    “Ming(星星眼ing)”
    “症状。”
    “哪里都痛(柔弱状)”
    “说清楚点”
    “Kitty医生摸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黑脸)”
     Ming觉得自己大概走了狗屎运。他啥病都没有,被自己的老铁Yo生拉硬拽到曼谷医院找什么号称头牌医生的Pana。结果刚到医院门口他的老铁就很负责任的把他扔下,自己一个人去看美男了。Ming寻思着无聊,就在医院里随意转转,没想到一个不注意就被骨科里一个小护士当做患者给拽进了房间。他刚想抬脚就走,没想到碰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眼前的Kitty医生。
      为什么说是梦中情人呢?因为Kit与Ming发生过某种不可描述的亲密接触。当时Kit尚未走出失去爱人的阴影,日日在酒吧里买醉,有一次醉的不省人事被Ming遇见了。Ming当时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男女通吃。看见这样一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对自己投怀送抱,Ming心里乐开了花。
      第二天清早,Kit断断续续想起前因后果。以及他与一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的事实。Kit连看都没看一眼是谁,就决绝的离开了。也是自那以后,Kit戒了去酒吧的习惯。
      也是自那一夜之后,Ming就忘不了Kit。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男孩子哭起来也可以是梨花带雨。那天晚上他们还没开始,Kit就一直在哭,小声啜泣的那种。眼泪隐匿在酒窝深处,让Ming也跟着心碎了。他不知道在Kit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Kit一定经历了很多。可是Ming还没来得及问Kit,Kit就已经离开了。Ming对Kit的喜欢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积累。
      “Kit,上帝让我再次遇见你,那么这次我一定要带你离开你心中的那个炼狱。”这是Ming第二次见Kit时在心里对Kit说的话。